前方高能!那些晃瞎双眼的图书封面

2017-09-08 09:26 作者:刁云人

英文中有一句谚语叫做“Do not Judge A Book by Its Cover”,字面意思是“不要根据封面去评价一本书内容”,中文通常翻译成“不要以貌取人”。不过在“毒鸡汤有益健康”,理论当道的今天,人们俨然已经接受了一个道理——让对方在第一眼见到你后想要继续探究你,你和你的想法才有机会真正被了解。其实书籍也是一样,我们不应该因为封面去断然评论一本书的好坏,但是现实是,对于多数购书者而言,图书封面的吸引力,是他们决定是否购买并一探究竟的决定性因素。

所谓透过现象看本质,现象的吸引力也显得尤为重要。笔者并非美术设计专业出身,无法以专业眼光分析解构书封的构图和字体美学;且不同的人会因成长环境、学习背景、社会环境等不同而存在审美差异,断然主观地评价书封美与丑是不恰当的;而封面与内容的关联性、与所表达思想的贴切程度也需要阅读后才能判断。

但不可否认的是,书籍封面是封面设计师脑海中的一片小天地,时而惊叹绝美,时而厌弃浮夸,时而又爆笑奇葩。总之关于书籍本身的故事,拆开揉碎会有道不尽的话题。今天,笔者就和大家一起来看看那些“猎奇”的封面。


“地摊文学”与网络文学的花红柳绿


在信息高度发达的今天,买书已经无需再到实体书店,而“地摊文学”所指也早已不是在地摊上卖的文学作品。早在上世纪90年代,真正摆在地摊上卖的文学作品,封面上用饱和度不高的颜色配上桃色女郎的照片或真人剪切画,现在看来当时有些封面也许已经可以作为复古系收藏品了。

而地摊文学的继承者们——网络文学的兴起,让我们看到了另外一批花红柳绿的书籍封面套路。出挑的撞色加上白色的书名配字。腰封加注大量的评注,再点缀一些玄幻的花瓣飘零。或者是另外一种——用粗大的毛笔字潇洒的把书名写满封面,再配上城墙砖瓦的花纹色调,最后在边角加上“卷N”。笔者个人觉得,这类作品封面设计有自己的独特气质和套路,而且和内容层次还能保持基本的水准。将其纳入本文,只为总结归纳,但也仍有提升余地。


几部貌似正当红的网络文学作品


科幻文学与打怪升级的灯烛辉煌


出色的国产科幻文学并不多,目前国内流行的科幻类图书大多是汉化的中文译本。在封面设计上,国产科幻小说大多选择省力讨好的原版封面,有一些成为“费力不讨好”的典型。

谈到优秀国产科幻作品,《三体》肯定榜上有名,《三体(三部曲)》的中文版封面整体来说比较温和收敛,但依旧逃不开“逢科幻,金灿灿”这个套路,抑或是呈现“宇宙中的一个大圈圈”的画面。似乎大多数科幻作品封面,用吴承恩那句“绛纱衣,星辰灿烂;芙蓉冠,金碧辉煌”形容都很贴切。笔者个人更钟情《三体》英文版封面,更显神秘和智慧。

《三体》中文版和英文版封面对比


《银河帝国》各种颜色的“宇宙中的一个大圈圈”


而当年万众期待的《海伯利安》刚刚公布中文版封面的时候,就遭到了书迷们的一致吐槽。而“阿西莫夫和斯卡尔其系列”,设计师仿佛把渐变色用到了极致,其中《银河帝国》是笔者特别喜欢的一套书,但市面上大多数版本的封面都让我“惊叹”不已:“设计师居然能弄出如此多种配色的宇宙星河!”而近一两年出版的单本作品,封面设计增添了不少文学性,美感俨然有较大提升,比如《永恒的终结》《献给阿尔吉侬的花束》《神的九十亿个名字》等等。


“令人难忘”的《银河帝国》和已经被设计师用尽颜色的“阿西莫夫套系”

(笔者注:特别希望设计师明白:看科幻的人并不是没有审美!)


当年刚一推出,就被书迷骂得狗血淋头的“海伯利安系列”封面

(笔者注:不知道上面那行字是什么鬼)


还有一些特立独行的书籍封面,让人摸不清这些设计师是真的特立独行还是已经心如死灰了。笔者带大家一起领略一下: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中文版

(笔者注:龙骨壮骨帖你好,辛苦设计师了)


(笔者注:骨子里大概非常崇拜乔布斯,对“永垂不朽”有执念。)


(笔者注:这位封面设计师的心可以说是很累了。)


(笔者注:我相信这版封面应该经历了非常多的故事)


“读书人的事儿,能算偷么?”


说完前面的封面,笔者特地腾出一个小标题来说说封面设计的“模仿问题”,毕竟鲁迅先生都教导我们了:“读书人的事儿,能叫偷吗?”

看过几本有关封面设计的书就会知道,优秀的书籍封面构图其实非常有讲究,它们讲求字体位置,讲求网格比例。看起来只是几个条条框框的封面构造可能经过了设计师长久的精心设计。并不是随随便便“上面放一张图下面摆一行字”就能理直气壮地对别人说“谁规定只有你的设计可以这么摆”。

但书籍封面因图书内容不同、书名不同,可能就无法定义为抄袭。就像大街上的“土布+格子”冒充巴宝莉,你有办法吗?但是凭良心讲,读书人的事情,还是要做的体面一些、有风骨一些的好。笔者只摆图片,不过多评论,相信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上排三本属于“三联书店•企鹅人生”系列,下排三本不予置评


左侧为企鹅出版社“黑色经典”系列,右侧封面就差在中间的圈里画个企鹅了


企鹅出版社作为一家从80年代成立以来就以设计见长的出版社,厉害程度以及在全球出版业的地位不必赘述。但就是这样一家每年都会在书籍装帧设计上带给大家惊喜的出版社,基本可以算是“一直被模仿从未被超越”的重灾区,用血泪诠释着“好东西大家当然都喜欢”的硬道理。


上排三本为insel verlag出版社经典套系,下排三本不予置评


德国的老牌出版社insel verlag也没能幸免,insel verlag 出版社创立于1901年,是德国最著名的出版社之一,主要侧重于文学出版。创立之初,它的文学出版业务核心就是歌德以及里尔克的作品,除此之外还包括海涅、荷尔德林以及海德里希等等德国本土作家的作品,挖掘世界文学瑰宝也同样是他们的目标。在设计方面,insel verlag的设计风格非常鲜明,一直遵循着“避免不必要的装饰,注重可读性和内容关联性”,而下面的这些书籍封面,就是非常典型、一眼即可辨别的insel verlag风格。